你好,欢迎光临亚欧能源网 用户名: 密码: 首页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添加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石油频道 > 书画走廊 >

人生若只如初见——读纳兰容若的至爱情深

来源:亚欧能源网    发布时间:2017-04-17 08:40:51 

    亚欧能源网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是怎样美丽的人生境界!最初和心爱的人相遇,那种美好的感觉象春天初放的花,那种温馨、那种自然、那种真诚、那种回忆,那种幸福,会一直弥漫在生命中。然,若相见,相守之后再失去,所有美丽都化作了怅然若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初识纳兰容若,是从这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开始的。最初,以为能写出如此带着淡淡惆怅的佳作,必是位柔情万千的女子,因为只有女子才有如此细腻、多情的笔触,一如李清照。

    翻开历史的画卷,才知纳兰容若是位才华超群的大家公子!读他优雅婉转的词风,那欲说还休的伤感,不由从心底生出一缕倾慕之感!倾慕纳兰容若的痴情,倾慕他的涓傲和至情至性,更崇敬他的正气和清高!

    追踪历史的足迹,了解到多情又痴情的纳兰生于赫赫宰相府,为康熙年间武英殿大学士纳兰明珠长子,曾入仕为官,深受帝王喜爱。可惜这些常人追求一生而不得的荣耀,于纳兰只是华丽的囚笼!他应该属于名山大川之间,西子杨柳湖畔,和文人好友,一点薄酒,满腔豪情,对饮畅谈,而不是在帝王之家为权势名利纷争。

    身处古代封建社会的权贵,妻妾成群、儿女满堂才是幸福象征的年代,对其他古代男子而言,娶妻纳妾便如同吃饭饮水一样平常,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纳兰追求的是“一生一代一双人”的爱情!这样的男子,怎不教古往今来无数女儿家神往恋慕?

    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年代,他有幸遇见并迎娶了那个曾佛前缘定三生的女子,为他苦闷的人生带来一丝春光。纳兰与爱妻卢氏,情深意笃,琴瑟和音,过着淡泊温馨的生活。可惜纳兰的幸福竟然只有短暂的三年,爱妻便弃他而去!惹得这位痴情男儿一篇篇述情佳作传承后世。

    这短暂的拥有又失去,将细腻又多情的纳兰陷入巨大的悲痛中。这些悲痛促使纳兰挥笔泼墨祭奠亡妻,成为纳兰诗词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为之赞叹而泪湿眼眶!

    丧妻之痛与不如意的宫庭供职,使得纳兰更加悲伤、憔悴!但他带着一颗自由飞扬的诗人性灵,金戈铁马于荒漠塞外。山一程,水一程艰辛跋涉,让夜深千帐的灯火,更孤寂凄清!他仰望苍穹,爱妻的身影在何方?唯有一轮冷月与他遥遥相望!

    放逐悲伤,谱写着离愁挽歌。从纳兰容若的词风中走过,总有一种轻风细雨如梦来的感觉!“辛苦最怜天上月” 纳兰的:一个“怜”字,如水般柔肠,道尽儿女情痴!这是其人其词最有代表性的着笔。“昨夜刚着新芽绿,今朝又遣柳成丝”在中国文坛上,纳兰词令如出水青莲,净植芬芳,一脉独香。

    “泪咽更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多情而又悲伤的纳兰写给爱妻的:《南乡子.为亡妇题照》词,那一纸纸忧伤的墨笺,吟染着流年里长长又短短的牵念,让人柔软的心扉泛起丝丝忧伤,缕缕柔情!

    最感动于纳兰的是他对亡妻的难谴之情。“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引惹多少人痴心相向,泪湿眼眸。

    这份荡气回肠的悲凉,让人不禁掩卷而泣。一句“卿自早醒侬自梦”那份痛在心上颤抖,不亚于苏东坡“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悼念亡妻的诗句,更不输于贺铸的“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世之悲莫过于此也!

    纳兰的《沁园春》、《青衫湿》、《浣溪沙》、《蝶恋花》等传世之作都是为爱妻所作。那一份难谴的思恋凄凉哀婉、魂牵梦萦。一夜梦得亡妻淡妆素服,执手凝咽:“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这份灵犀,怕只有“懂情”的人才会有!

    当纳兰在离情愁怨里沉沦时,江南秀丽妩媚的才女沈婉与纳兰相识。飘逸如梦的沈婉,聪颖灵透,抚琴习律诗词皆通,深深倾心于忧郁痴情的纳兰公子。如爱卢氏一样,纳兰深沉地爱着她。然堂堂相国明珠府,不可能娶进一汉家女子,父亲的强烈反对,使得纳兰消瘦而憔悴地奔波于相府、皇宫与沈婉处,作为大学士深爱的长子,父子之间因沈婉而有了隔阂。沈婉,这个聪慧的女子,带着几多无奈与哀怨,斩断了这缕缠绵情丝,重又回到了山清水秀的江南。

    伊人远逝,纳兰的心也跟着沈婉飞走了:“天上人间惧惆怅,经声佛火两凄迷”哀莫大于心死,用整个生命呼唤情,拥抱爱的诗人,感到了从没有过的空漠与茫然!落花如梦般凄迷,两地悲凉多少恨,清愁无限,又有谁知?

    纳兰在忧忧郁郁中,如一颗悲伤的流星悄然陨落,三十一岁的生命,凋零在夜合花盛开的季节里!

    尽管从历史史卷中看到一位能骑善射、戍边卫国的铁血男儿踏尘而来。也会从《南歌子》中,一领他金戈铁马和意气纵横的句子。但我终认为,情痴当属纳兰。如他的:“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怎不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缕缕绵绵柔情。

    花开花落,康熙年间过去了,朝代更替,几百年转瞬即逝。纳兰亲手种植的两株明开夜合花,仍年年在夏夜静静绽放。微风拂起的时候,夜露中每一朵白花绿叶,都在低诉着不尽的悲凄!

    “一般心事,两样愁情”!“萧瑟兰成看老去,为怕多情,不作怜花句”等,“愁”字在纳兰词里随处可见,与“情”字紧紧相扣,交织贯穿了纳兰的一生和一墨墨一纸纸凄婉绝艳的美。

    可惜,人生总是无奈,这位多情词人带着始终有志而不得的惆怅,走完他年仅三十一年的年轻生命,惹人惋惜!人生若只如初见,纯凭那刹那间的触碰,从此纳兰夫妇倩影萦绕不去,徘徊心间。

    如今转首回眸之间已几百年,三生石上早已不见他俩曾经的誓言;奈何桥水依然如千年前般潮起潮落,拍岸之余似在追忆往昔的甜蜜。而桥上当初相拥之人早已不见身影,独留那班驳月影对空长叹!

    纳兰容若与爱妻忧伤凄美的爱情和那份刻骨铭心的爱,到最终的不能相守,不只是一种遗憾,更是一种凄怆的痛感!他执笔花落,泼墨成殇,让我理解了真正的爱情并不一定是生生世世的不离不弃和轰轰烈烈的生死相依,而是用痴心谱写的至爱情深!(魏巍、编审:任红宇)

\



分享到:

亚欧能源网  广告热线:010-57131549  传真 010- 57131549  客服QQ:924467170  Email: mxzh2008@163.com    Copyright 2005-2011 aeenet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欧能源网 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 京ICP备12037512

本站网络实名:亚欧能源网